2020中國答卷 決戰脫貧

日 期: 2021-01-04   來 源: 央視網
分享到:

2020年,極不平凡極其特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就是脫貧攻堅。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各省區市都層層簽了軍令狀。也就是說,2020年,中國要進行脫貧攻堅的最后沖刺。這是一場硬仗,雖然和過去相比剩下的任務總量不大,但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而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讓這最后的沖刺難上加難。那么,這場仗到底要怎么打才能取得全勝呢?

202036日,一場特殊的電視電話會議在北京召開,主題正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臨近決勝時刻,我們能不能同時打贏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這兩場戰役?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直接對從省級到縣級的干部提要求、作部署。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副主任曹立說:我覺得體現了黨中央在脫貧問題上的決心和信心,也就是說一旦向全國人民作出了承諾,一諾千金。在一手抓疫情防控的時候,一手就要推動脫貧攻堅任務落實,在這個問題上絕不能有等一等、緩一緩的思想。

沖刺階段,脫貧的擔子依然很重。截至2019年底,全國還有52個貧困縣未摘帽,551萬貧困人口未脫貧。這一年,中央對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然而,疫情突襲,最后的攻堅戰變得更為艱難。

在河南商丘市喬集鄉董莊村,蘋果種植戶呼文戰原本指望著春節能把蘋果賣個好價錢,沒想到疫情一來,交通受阻,降價都很難賣出去了。

在廣西桂林市全州縣魯塘底村,蔣海榮也在為交通的事兒發愁。春節后,他本來想早點出去務工賺錢,可因為疫情卻一直走不了。

呼文戰和蔣海榮的煩惱并不是個例,據國務院扶貧辦統計,2019年,全國有2729萬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在外務工,這些家庭三分之二左右的收入來自于此。沒有工作,這些家庭就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而農產品賣不出去同樣會讓產業扶貧大打折扣。

沖刺階段,面對新情況,如何解決新問題?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向全黨全社會發出大動員、作出再部署,其中就特別針對如何克服疫情影響,提出了新的要求。

曹立說:脫貧攻堅任務要完成,既要有很大的政治決心,也需要有力的措施配套,特別是在突發情況發生以后,黨中央及時判斷,準確施策,特別是總書記關于在疫情防控下推動脫貧,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舉措,也就是要精準施策、精準發力。

蔣海榮家所在的廣西桂林市全州縣是個勞務輸出大縣,常年在外務工人員有30多萬,像他一樣受疫情影響滯留在家的人還有很多。為了解決農民工的燃眉之急,當地政府與鐵路部門協調,安排了免費復工專列。2020229日,蔣海榮和其他300多名務工人員順利登上火車,前往廣州。

不僅僅是全州,20202月份起,在政府及相關部門協調下,全國各地陸續發出專車、專列,運送農民工返崗就業。為了更好地給用工企業和貧困戶牽線搭橋,在湖南,長沙人社局還組織了招工小分隊,把招聘會直接開到了村里。

在湖南邵陽最偏遠的一個鄉鎮——黃荊鄉,招工小分隊正在給貧困戶陳高志介紹招工企業的情況。因為父母都是殘疾,又擔心女兒的教育問題,陳高志想出去找工作,卻又有很多顧慮。從幫扶政策、工資待遇到返崗交通等,招工小分隊一一進行了解答,最終,陳高志動了心。

決戰決勝之年,面對疫情沖擊帶來的難題,各地都在千方百計找出路,確保貧困群眾穩定就業。針對外出務工人員有復工專車,跨省勞務輸出,同時就地就近建設扶貧車間,鼓勵返鄉創業,開發公益性崗位。截至202010月底,全國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2973萬人,是去年外出務工總數的108.9%。

疫情當前,消費扶貧也面臨新挑戰,需要新舉措。呼文戰家所在的喬集鄉,蘋果種植面積有兩萬五千畝,很多農戶80%的收入都是靠著它。疫情當前,政府有關部門親自上陣做起了銷售,拉來了收購企業,又組織車輛,協調通行證,打通物流大通道。2020219日,喬集鄉滯銷的63萬斤蘋果終于運了出去。

為湖北農副產品帶貨的還有來自方方面面的力量。20204月,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聯合電商平臺發起了一系列公益直播。小龍蝦、蓮藕、熱干面……眾多因疫情滯銷的農副產品成了搶手貨。市委書記、縣長直播間帶貨,農民變網紅,我為湖北胖三斤一度成了流行語。

2020年前10個月,政府、企業、社會各方力量直接采購或幫助銷售貧困地區特色農產品超過3300億元,消費扶貧匯聚起社會各界參與脫貧攻堅的強大合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說:實際上,主要是三個方面的措施,第一,采取多方面措施來有效擴大消費扶貧規模,比如說通過電商直播帶貨,通過各種各樣的展銷會,等等。第二,做了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打通流通環節的堵點,來加強物流基礎設施建設。第三,提高農產品跟服務質量,來有效地滿足市場日益多元化的消費需求。

2020年,易地扶貧搬遷也進入最后倒計時。涉及搬遷的960多萬貧困群眾,還有最后40萬人要離開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的家鄉。

2020513日一早,阿土列爾村的村民們慢慢走下2000多級鋼梯,告別那個曾經住了5代人的懸崖上村莊。位于四川大涼山懸崖峭壁上的村莊曾經只有一條藤梯路與外界相連,也被人們稱為懸崖村。這段懸崖上的天梯不僅阻礙了人們的出行,更嚴重制約了村子的發展,成為脫貧路上一道繞不過去的難題。

如今,這里的84戶貧困戶全部從山上的土坯房搬進了昭覺縣安置點的樓房??h里已在安置點周邊啟動建設多個現代農業產業園,安排貧困群眾就近務工,懸崖村的旅游資源也將繼續開發,幫助村民脫貧致富。

十三五期間,全國累計投入各類資金約6000億元,建成集中安置區約3.5萬個。目前,960多萬建檔立卡貧困群眾已全部喬遷新居。這場改變近千萬人命運的大遷徙,通過挪窮窩、換窮業,實現了拔窮根。

2020年,產業扶貧、交通扶貧、教育扶貧等持續推進。針對疫情影響,從資金支持等方面提供了一系列政策保障。對沒有勞動能力的特殊貧困人口則強化了社會保障兜底,實現應保盡保。

20201123日,貴州宣布最后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我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不過,絕對貧困在統計意義上的消失并不意味著反貧困事業的終結。十四五階段,我國將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做好同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幫扶政策也將保持總體穩定,留足政策過渡期。

魏后凱說:從未來發展的眼光來看,現在已經明確了,未來要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因為反貧困是一個永恒的課題。未來要研究相對貧困線是多少,相對貧困地區會有相應的政策。在標準出來之前,現在中央已經明確了要建立低收入人口與欠發達地區的幫扶政策。

曹立說:正像總書記講到的,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所以也就是說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只是解決了基本的生活生存問題,接下來還要實現更好的發展,還要進一步走向富裕,還要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黨的十八大以來,經過8年持續奮斗,我們如期完成了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告別絕對貧困。這是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奇跡的背后,靠的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和我們的制度優勢,靠的是扶貧干部的辛苦付出和全社會的守望相助,還有每一位貧困群眾自身的努力。脫貧摘帽不是終點,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上,我們仍然要努力不讓一個人掉隊,實現共同富裕。


相關內容
為了獲得更好的瀏覽效果,建議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瀏覽器(推薦使用360、Firefox、Sogou)登陸本站點
国产大屁股视频免费区